柠妒

神出鬼没
透明咸鱼鲤并没有一技之长
如果可以,我希望有人喜欢我发的东西。多久之前的都欢迎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w
微博/b站id 穆喵儿



等我回圈再继续喜欢我未来的文绑吧→@霜鹿

【陆散】我真的有个假桌宠-5


  *日常ooc
  *这一更掺了点画风不对的东西进去,因为下一更的画风和之前应该不是很一样(。
  *八百年不更这个的我估计已经被遗忘了23333

————————
16.
  挥别了炎夏的酷暑,凉爽的秋风吹红了龙爪形的枫叶,吹落了绿色中掺杂的泛着金黄的银杏叶。
  散人在超话中发表了他的散文x。
  [前排前排]
  [散老师在悲春伤秋了2333]
  [上面的古诗鉴赏肯定没学好]
  十一月啊,正是出游的好时节。
  不过普通、小卢、店长,这么几个可以随时约起的,再加上散人自己,要么有工作要么有学业,出远门去旅游倒是是不大可能。
  所以小卢的去新建游乐园玩的建议属于顺应了历史的发展潮流。
  ……
  到了约定地点,普通看着不远处穿着蓝色卫衣的散人,不知道该不该掉头就走。
  “散人你这干嘛呢?带电脑来也就算了,好歹装包里啊,你这哈哈哈哈...来这一道上没被路人用奇怪的目光盯着看啊?”
  此时小卢也抵达了南大门,看到抱着电脑的散人时,当场“噗”的笑出声,手里还握着出租车司机师傅刚找的零钱,“哈哈哈哈散老师这闹哪样啊?”
  笑个毛啦。
  我就带个笔记本电脑出来怎么了?假装在地铁上也认真工作的加班狂不就行了。
  虽然抱着电脑走在大马路上的时候确实路人都觉得我是个萨↗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散老师你丢人,退群吧。”小卢不知怎么就被戳了笑点,止不住的哈哈哈哈。
  “丢人归丢人,退群可还远着呢。”普通顺手补了个刀。
  小卢一脸玄幻莫测(?),“快了。”
  突然有人拍了拍普通的肩膀,一个蛮甜美的声音从他背后传出,“普通?”
  “你躲开点儿,把蔡蔡整个挡住了。”散人赶紧把话题从自己身上转移走。
  普通这就必须要反驳了,“我现在一百五十多斤好吗,能把蔡蔡整个挡住那是夫人。”
  散人一脸嫌弃,“夸你高还不乐意。”
  “诶,散人和小卢也在,”蔡蔡忽然发现了什么,“散人你带个电脑来干嘛呀?”
  ……???
  话题怎么又拐我这儿来了?转走转走!
  “蔡蔡你一个人来的啊?”
  散人这话一出,蔡蔡就气愤起来了,“好气呀!我男票居然放我鸽子!一会儿要去咖啡店撸猫!”
  ……
  推开贴着爪印的木门,暖橙色的灯光下一只白底灰条的猫乖巧地趴在门旁边的复古路标上。
  跟着轻车熟路的蔡蔡来到二楼的一个包间,普通拉开门帘便被一只浅褐色花纹的猫扑了个满怀。
  连沙发都是猫形的,也太可爱了。
  最后进来的是一个服务生模样的人,手里拎着只眼睛和喜鹊超像的猫,“啊不好意思!菜单落前台了!”他急匆匆地跑出门口,一个急刹车又折回来把猫放在地上。
  能不能靠点谱啊2333
  散人抱过刚刚着陆的白猫,谁知它突然打了个哈欠,和那个Rua猫的表情包如出一辙。
  吓得我们散往后挪了半米。
  Rua!比凶嘛?怕你呀?
  散人一副要吃人的老虎状,用表情包来表示大概就是“宇宙最凶”。
  过了一会儿,蔡蔡的闺蜜来了,后面跟着拿了菜单来的服务生。
  “散人要不要我们帮忙保管电脑啊?”蔡蔡把Rua猫从还在跟它较劲的散人面前抱走,“我们走很晚的。”
  “那麻烦你们了,谢谢。”散人把电脑调了睡眠模式靠边放,以防占太多一会儿放甜品和咖啡的空间。

17.
  “前台那个巨大的pusheen抱枕和Pi那只一模一样。”
  “前台小姐姐的lo裙好看。”
  同时开口的普通和散人又同时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x。
  ……
  散人看见不远处的招牌,眼睛放光地招呼其他三人一起过去。
  来游乐场玩鬼屋密室逃脱?这种在电玩城里就能玩到的东西为什么要大老远跑这儿玩来?
  小卢边刷微博边跟着买票的队伍蠕动,剩下仨人跑旁边一元店玩飞镖去了。
  “我就剩十几分了你俩还五十多呢哈哈哈哈”店长笑得特别开心。
  散人忍不住怼他,“我这,后来居上,我肯定比你先清完分儿。”
  “你输了叫我一声爸爸好不好,散...”
  店长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电话铃声打断。
  “哇好遗憾不能听散人喊我爸爸了,女票叫我有事,我先走一步了。”
  遗憾个Pi(?)。
  ……
  “三张,谢谢。”小卢退出和散人的微信聊天页面,对售票处的阿姨说。
  散人为了证明自己胆大,执意走在最前面。
  普通和小卢走在后面就跟俩护法似的。
  “哎小心!”右后方的普通赶紧扶了一下险些被突然伸出的白骨绊倒的散人。
  散人一扶正身子,头就撞上个开关样的东西,瞬间从石壁中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旋律。小卢又按了一下开关想关掉音乐,谁知这是个高级机关,这一下非但没有使音乐停下,反而一只骷髅手从头顶落下,正掉在散人面前。
  还有这种操作?!
  “哇啊!这这这,从天而降吓我一跳,”散人抚了抚胸口,“夫人来的话肯定吓趴。”
  瘦下来的普通不放过任何一个怼夫人的机会,“可别趴下,我们不需要地毯。”
  提心吊胆地找了半天线索,仨人终于拿到了钥匙,顺利逃脱。
  舒了一口气的普通和小卢一人攥着一张湿巾,看到散人手指的方向,不约而同地把白眼翻到天灵盖里去。
  把手上那假血先擦擦好吗。
  你说好好的一个游乐场建什么不好?非得弄个旋转茶杯。

18.
  严词拒绝了散人要带他们一人玩一遍的建议,瑟瑟发抖的普通和小卢跟着兴高采烈的散人进入场地。
  奔着唯一一个紫色的茶杯就过去了。
  游戏开始,茶杯开始缓缓转动。
  散人开始搓方向盘了。
  散人开口了!
  “来吧小卢!让你感受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旋转茶杯!普通!你已经死了!让你体会什么叫做极速的力量!你的世界一片模糊!小卢!你周围的事物已经虚幻了!除了我,你什么也看不到!普通!在这个坏境之下,你要做的只有死亡!让你体会到真正的茶是什么滋味!真正的茶让晕炫晕极,无所适从!”
  这时候散人就像一个NPC,一共就这几句词。坐上旋转茶杯就触发了开关,然后就换着角色名随机刷出那些话。
  “夫人你眼前所能看见的只有我!你能看到的……不好意思说错了。”
  这画风就突然不对了。
  后半段游戏散人一直在一心一意跟方向盘作斗争,并没有再开口碎碎念。
  ……
  “谢谢你们,晚饭我请了。”散人陷在沙发里,抱着电脑,用蔡蔡闺蜜递来的小鱼干把凑过来的猫打发走。
  蓝眸的白猫叼着小鱼干在沙发周围绕了几圈,然而等待电脑切换屏幕 准备检查桌宠是否还好的散人毫无反应。
  有了桌宠忘了猫。
  不是你抱着我到店门口才相当不舍地放下的时候了?
  他哪里比我好啦?毛比我白还是眼睛比我蓝?Rua!
  ……可他是陆夫人。
  如果散人听得懂猫语的话,一定会这么回答。
  ……
  夜幕降临,繁星闪烁。
  送别了蔡蔡他们,普通、小卢,还有抱着电脑的贼萨比的散人出了猫咖啡店,又融入游乐场排队的人潮中。
  压轴项目了。
  摩天轮。
  小卢推着普通进了一个小仓。散人就料到这俩人会这么干,接过票根就抱着电脑顺理成章地独霸一个仓。
  “傻蛋?散人!”桌宠陆双手放在嘴边做喇叭状,“散人你先看看景,别看我。”
  散人依言将目光从屏幕上移开,望向窗外。
  漆黑的夜空中点缀着星星点点或明亮或暗淡的光芒,与游乐场的灯火通明交相呼应。
  拖着渐渐透明大尾巴的烟花升到一定高度便绽放,绚烂夺目。
  是例行的放烟火环节。
  摩天轮快转到最顶端了。
  “好啦……”陆夫人压低声音,用一种超苏的声线朗诵着屏幕上的内容。
  散人看着站得端正,认真念诗的夫人,微张着嘴瞪圆了双目却吐不出一个音节。

19.
散叶凋花化春泥,
人世难言最别离。
吾望伴子终不弃,
爱久深藏难掩矣。

-tbc-

评论(1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