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妒

神出鬼没
透明咸鱼鲤并没有一技之长
如果可以,我希望有人喜欢我发的东西。多久之前的都欢迎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w
微博/b站id 穆喵儿



等我回圈再继续喜欢我未来的文绑吧→@霜鹿

【陆散】南山忆


  *头一次写文言文,就当是50fo感谢吧,看着玩就好(`・ω・´)想说的写在最后面啦
  *推荐bgm:南山忆-许嵩,其实大概也算是歌曲衍生吧..
————————

  古时有海国曰浬,半仙陆乐然居之,字之遥。尝从幼魑旅,险于渔,不便见,为一少道者所救,叹之慈秀。陆潜悦之。
  是日,当时入世,自修并志寻之。得之于南山观,既加冠。问,答曰名尧,自号逍遥散人。陆自谓为浬之半仙,至世以修。其时清和月,尧置之道圣优山,频至。闭门,仆拒之,曰其终日自修亦辟谷。陆闻之曰:“除尧,皆不见。”后六月,尧至,请归南山,辞优以珍籍。陆甚异,一新寺立于山,耸云霄,萦云雾,若聚仙灵。往往对坐磐石,相言甚欢,不理朝夕,故生情愫亦不足奇。下山入谷,萤光璨璨。尧色异,陆觉之遂问欲何言。闻其心迹,陆不言,赠之自酿。良久,陆立于翳,问:“不悔?”尧不复思,答:“诺。”星斗入眸。
  已而仙劫将至,时柳絮纷扬。翌日,道圣优躬至,众皆叹,愈尊尧。何为?优乃道圣,素隐于山,不可觅迹,是唯尧可至。尧之行喻其悦优愈于吾,陆忽觉甚哀,自诮。书尺素置于案,未面辞。去时絮随至浬,幻而已。
  久之,陆艰关,数险没。其间思尧甚,未稍减,繁如水絮,重如山磐,但此坚其志。趋南山,忽觉万恶皆空,惟思归。余一劫曰人,须自遇且渡,即既。念此,竟疾至。
  空山残观,只一士持帚立于阶,盖其幼魑复得生于尧。问之,其且言且悲:“吾得此,尧已至绵惙之际,面吾强念汝而殁。问其徒,对曰耽之终生,而终其一生矣,亦欲葬于南山寺旁。尝尝归山,尽日望阶,雪满衿而未知,似待故人归。”陆远望,楼危萧然,弗泣。
  既归,陆重修其观,广招诚徒。更名后遥,取枕陆之南山意,世不知其实为候尧。是日,一鹤发耄耋至,直言寻陆。徒遥指南山,谢之既往。陆闻声诧然,见陌者,复以常度问之何故。抚须少顷,语之:“此为汝末劫,置之随吾归天祖,仙也。”陆哀然而笑:“吾愿终吾生于半仙,唯志守此观。”叹而去。
  南山有观曰后遥,半仙陆泰然隐之。数归山,终日望阶,雪满衿而不知,似待故人归。

——————

【达〔划掉〕信式译文】

  古时候有个叫浬的海中之国,姓陆的半仙安适地住(在那里),他的字是之遥。曾经有小海妖跟从他出游,(小妖)在渔人手中遇险,(陆之遥)不便于出现,(小妖)被一个年少的道士救了,(他们都)感叹(这个人)真仁慈,以及长得真可爱。陆之遥暗自心悦于这个人。
  这天,有个恰当的时机,(陆之遥)到了人世,自己修炼的同时希望能寻到他。(陆之遥)在南山的道观中找到了他,他已经二十多岁了。(陆之遥)问(他的姓名),(他)回答说他叫肖尧,自己取了个法号是逍遥散人。陆之遥说自己是浬国半仙,到人间来修炼。当时是四月份,肖尧安置他到道界名家优瓦夏的山中,经常去探望。陆之遥的门关着,仆从拒绝(让肖尧进去),说他整天闭关修行,也不吃五谷。陆之遥听说了这件事,(对仆从)说:“除了肖尧,谁都不见。”过了六个月,肖尧来了请他回到南山,(他们)用珍贵的书籍辞别的优瓦夏。陆之遥很惊讶,(因为他看到)一座新的寺庙被建在山上,直入云霄,云雾缭绕,仿佛聚集了仙气与灵气。(他们)时常面对面坐在磐石上,互相聊天都很开心,白天黑夜都不理会,所以产生了异样的感情也不值得认为这很奇怪。(陆之遥跟随肖尧)下山到了一处谷地,萤火虫将山谷照得明亮。肖尧的神色有些异样,陆之遥发现了于是问他想说什么。(陆之遥)听(肖尧)诉说了他自己内心的想法,没有言语,送了自己酿的酒给他。过了一会儿,陆之遥站到树荫中,问道:“不后悔?”肖尧没再思考就回答,“嗯。”坚定的眸子中倒映着繁星。
  不久,要成为仙人必渡的劫将要到来,当时柳絮纷飞。第二天,道界名贤优瓦夏亲自来了,大家都表示惊叹,更加尊重肖尧了。为什么呢?优瓦夏是道界的名家,平素隐居在山中,不可以找寻他的踪迹,如今却亲自来了,这只有肖尧可以做到。肖尧的行为显示出(他)喜欢优瓦夏多过喜欢我,陆之遥忽然觉得特别悲哀,自己讥笑自己。(陆之遥)写了书信放在桌子上,没有当面告辞。离开时,(陆之遥感觉)柳絮跟着自己到了浬国,是幻觉罢了。
  过了很长时间,陆之遥历尽艰险,多次差点死掉。(渡劫)过程中(他)很思念肖尧,没有稍微减少一点,茂盛得像湖边的苇絮,沉重得像山中的磐石。(陆之遥)奔赴南山的途中 忽然感觉什么不好的心情都没有了,一心只想着回去。(陆之遥)剩下一个劫叫人劫,需要自己遇到,并且渡过,就终了了。想着这个,(陆之遥)竟很快就到了(南山)。
  (眼前是)空旷的山岭和残破的道观,只有一个人拿着扫帚站在台阶上,原来是被肖尧救过的那个小海妖。(陆之遥)向他询问情况,他悲伤地说:“我找到这里的时候,肖尧已经病情危急气息微弱,(他)勉强对着我念叨了一遍你的名字就逝去了。(我)问他的教徒,(他们)说(肖尧)爱这个人一生,并且就这么过了一辈子,死后也想被埋葬在南山那寺庙的旁边。他曾经经常回到南山上的那座庙中,整天看着那石阶,雪落满衣襟自己都不知道,好像在等过去的人回来。”陆之遥向远处望去,房屋破旧危险,满眼都是荒凉的景象,最终哭了出来。
  已经回来了,陆之遥重新组织整修了这座道观,广泛地招募诚心的道教教徒。他更改(道观的)名字为后遥,取 这道观背靠 他陆之遥的寺庙所在的南山 之意,世人不知道其实这实际上是候尧——等候肖尧的意思。这天,一个白发老者来到(南山),径直说要找陆之遥。小道士远远地指了指南山(高处的庙),他道了谢之后就去往(那里)。陆之遥听到脚步声非常惊诧,看见是个陌生人,又恢复常态问他找自己什么事。老者抚摸了一会儿自己的胡子,对陆之遥说:“这是你的最后一劫,放下他跟着我去天上,即可成仙。”陆之遥笑得特别悲凉,“我宁愿以半仙的身份度过我余下的生命,只希望能守着这个道观。”老者叹了口气,离开了。
  南山有个道观叫后遥,姓陆的半仙安稳地隐居(在那里),经常回到南山中那座庙里,整天望着石阶,雪落满了衣襟自己还不知道,好像在等过去的人回来。

——————
想说的话:
  *头一次写文言文,不晓得是不是咱们tag里头一个拿文言文写同人的
  *把优大写进去是因为有人想看,就我而言说绝对不可能往文里加优大的,大概
  *写这个用了好几堂自习课,全程感觉自己根本没有学过语文
  *大概用了点通假和倒装,感觉没咋用典
  *为了缩字数已经在拼命省略啦!然而还是出乎意料的长(-ω-;)
  *白话文版《南山忆》(也就是…算是雅式译文)会有的。我贼喜欢那句歌词“苔上雪告诉我,你没归来过”,就冲这句歌词我也肯定会写的....

关于剧情 想说的话:
  *散散频繁到优大的山上找夫人被仆从拒绝,夫人听说这件事之后说的那句话“除了肖尧,谁也不见”。应该都晓得读的时候重音在“肖尧”吧ヘ(´ー`ヘ)
  *四月再过六个月是十月啊,十月有二十三号啊,1023是夫人生日嘛。这个日期其实就是这么一个设定
  *夫人要去渡劫的时候,我非得给柳絮加戏是因为柳絮有个典故,“柳”音同“留”,有留恋、流连之意(...吧?
  *夫人奔赴南山途中感觉所有不好的心情都没有啦,那个“不好的心情”就是指对优大都忌惮什么的,毕竟之前看出来散散喜欢有优大多于喜欢自己嘛(其实是幻觉啦,也是为自己离开这里去渡劫找个借口)
  *最后一劫指的就是肖尧之死,要渡过“人劫”就要与所念之人永世不得再见,并且要放下这个人。就是说如果夫人选择跟老者上天,散散就...连转世也不能了,就永远地死掉了。所以夫人没去渡这个(破几把)人劫呀。(都是我瞎编的
  *最后出现个老者,我给他+1s(bushi
  *我话真多
感谢看到这里٩(*´◒`*)۶还是希望有人喜欢啦...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