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妒

神出鬼没
透明咸鱼鲤并没有一技之长
如果可以,我希望有人喜欢我发的东西。多久之前的都欢迎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w
微博/b站id 穆喵儿



等我回圈再继续喜欢我未来的文绑吧→@霜鹿

【陆散】我真的有个假桌宠-4


  *日常ooc
  *诶,我没说过这个是友情向的吧(*´・v・)开始搞事啦

————————
12.
  “直播间的小伙伴们你们好呀,这里是神奇陆夫人。今天呢,傻蛋和家人出去玩了,所以陆夫人我给你们说书…你们想听什么?”
  在名为“说书陆夫人”的散人直播间,桌宠陆坐在根树枝上,优哉游哉地边晃着脚边介绍情况。
  “细心的观众可能会发现右下角的白字。是的,我的语音包异常强大。也不管你们想听什么了,弹幕全是表白和歌名,我是要给你们讲故事的呀。随便找一篇好了,话说……!”
  诶,说书陆和闲聊陆完全两个画风啊。
  认真正经的语气和双手背后迈着方步的Q版形象放在一起意料之外的没有违和感,这种既帅又萌的搭配简直吸粉力max。
  ……
  当散人带着微凉的气息从外面回来时,陆夫人正站在树枝上举着两面小旗比比划划。
  “玩儿挺好啊,我一会儿直播玩游戏或者剪视频啊。”散人一回头就撞上自家母上,“嚯,吓死我了,妈你走道儿怎么没声啊?”
  “还说我呢?你一回家连手都不洗就奔向电脑,都快30了感觉赶紧考虑考虑终身大事啊……”
  散人[乖巧.jpg]地应和着,听了一会儿觉得她还没有停下来的趋势,便对着麦克风说了句,“夫人你先停一下,我听不清我妈讲话了。”
  果然,散母立刻打住了长篇大论的教育演说,并确实对这个称呼表示了疑惑,“夫人?”
  很好,事情的发展和预想的走向一样。
  突然上线的心机散装作被误会的样子,赶忙解释,“夫人就是陆之遥啦,之前一起出去旅游过的,id叫神奇陆夫人所以平时大家都喊夫人的。”
  最后散母丢下句“那你自己留意着点啊。”就转身出了卧室。
  ……
  翻弹幕池发现都在刷[散散摘耳机就好啦]、[夫人讲完这段就歇了w]之类的。
  这么听话嘛?其实掺和一句就是为了堵自家母上的话的(-ω-;)
  “夫人你是停了还是讲完了?”散人用鼠标戳了戳已经把旗子放回帽子里的桌宠陆。
  陆夫人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尘,“停了啊,继续吗?”
  “那,那你继续吧,我去洗手。”
  嗨呀,还以为你是想听个尾巴才让我停的。
  ……
  [真·语音包强大]
  [这么多素材,厉害了]
  [牛!太智能了,赞美普通]
  [不是普通做的吧,普通好像只是改造过]

13.
  听店长说有粉丝问夫人为什么两三个月都不更新视频已经问到他那儿去了。
  但,一桌宠怎么打游戏啊。
  心有余而力不足。
  页面停在店长给散人发的私信截图上。
  “夫人,我觉得,你要不…发个视频?”散人挪了挪云,询问陆夫人的意见。
  “可以啊,但是,怎么发啊?”
  散人想了想,说:“可以我代打,你解说啊。反正不开摄像头谁知道是不是你玩的。”
  Good idea!
  陆夫人做了个“那你很棒棒哦”的手势。
  现在的问题就是……玩什么。
  “幽灵行动荒野?”
  “你玩儿那个会觉得无聊的。”
  “使命召唤?”
  “那个没什么可说的了。”
  “质量效应?”
  “你没咋玩过,肯定手生。”
  “基佬大乱斗?”
  “我不信你能忍住不笑出声。”
  “刀剑乱舞?”
  “???”
  “i wanna?”
  “那太恶意了2333,我说过再也不玩那个了。” 
  “以撒?”
  “……好主意。”
  说干就干。
  敲定了游戏,散人打开steam,迟疑了一下还是翻开夫人带来的文件夹输了他的账号密码进去。
  众所周知,散人打以撒的宗旨就是一个字,浪。所以虽说是替夫人打的,浪的本性(?)收敛不少,但显而易见的风格还是难以完全掩饰。
  打了两个多小时,放视频编辑软件里删删减减留下一个半小时的时长。夫人又补录了几段音频加进去,渲染,压制,完成。
  ……
  陆夫人输了自己的b站账号,正打算继续在软键盘上鼓弄,忽然想到什么,面向散人说道:“我要输密码了,散人你别看啊。”
  “好好好,我不看我不看。”
  ……
  等审核的时候,散人戳戳桌宠陆问,“夫人啊你往密码里掺我生日是怎么回事?”
  “你不说好了不看吗?!”陆夫人憋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最后用炸毛转移了话题。

14.
  窗台的小塑料盒中冒出了绿色,小草扒开营养土探出头,像是在好奇地打量着新世界,绿油油毛茸茸一片,甚是可爱。说起来这小盆景是某饼干的赠品,忘了谁放在自己这儿没有拿走。散人就按步骤铺了面巾纸埋好草籽,偶尔浇浇水,一直对它的未来(?)也没抱什么希望,结果就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散人把它捧到电脑前,脸上满是骄傲的神情,“夫人你看这贼可爱,它发芽……”
  “叮咚!”
  “诶来了来了!”把盒子送回窗台,散人跑去开了门。
  是普通带了ns和小卢(???)来。
  ……
  陆夫人挂在一个文件夹上晃啊晃,荡到另一个文件夹上,时不时抬头看看普通教散人玩ns。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会儿,夫人觉得没什么意思,就随便钻进个文件夹溜达。
  “第二个第二个,”坐在电脑前的小卢小声给夫人指路,“进进进,对,左边那个…”
  散人就听见小卢在那儿碎碎念,听不大清楚,这边又走不开连回个头的工夫都没有,于是张嘴喊了句,“你俩弄啥呢?”
  小卢往那边瞄了一眼,确定散人没有看过来,“玩以撒啊,我用我欧洲人的判断力给夫人指路呢。”
  您的好友【机智卢】已上线。
  不过按小卢的指导左拐右拐也没发现什么好玩的东西,倒是最后遇到个也姓陆(?)的文件夹。
  [陆千行]。
  夫人有点好奇地钻进去,这里面啊其实全都是关于Q宠企鹅的内容,很多截图啊什么的。这玩意前两年特流行,听说当时QQ用户几乎人手一只。
  名字大概是哪本书里的吧,还挺好听的。
  看过了小企鹅从顶蓝蛋壳到系小星星再到戴红围巾,夫人正要出去,却发现小卢又操纵鼠标停在个半透明的未命名文件夹上。
  不细看还真看不出来那儿有东西。
  陆夫人钻进去一看,吓得差点从顶部框上掉下去。
  是个没做隐藏设置的文件夹。
  [陆之遥远需千行]。
  里面全是关于自己的内容。
  视频,记事本文件里的记录很详细。自己投稿的视频有b站链接;删稿的有补档地址,还标明了每一个在哪个百度云账号的网盘中。旁边的文件夹里是有自己出现的很多日常Vlog,普通、店长、kira等等谁录的都有。
  照片,微博上的,平时拍的,还有一些模模糊糊一看就是手抖偷拍的那种,可能是从粉丝们的微博里存来的。
  文档,打开一看,自己公开的未公开的许多喜厌被一条条码得整齐。
  其他的就是一些杂项。聊天记录,各个聊天软件的截图都有,在yy频道的交流也有人给不完全地总结成了长图。还有自己唱歌的音频,不晓得谁这么有耐心坚持弄这种剪辑。
  ……
  傻蛋的电脑这么慢果然是因为占内存多啊。
  不对,我这什么重点啊。
  这么多关于我的东西……意味着什么呢?

15.
  送走普通和小卢的时候,夫人正抱着云哼着歌,晃动的双脚仿佛在打着拍子,把旗子插到云上充当了犄角摇啊摇。
  见散人坐回电脑前,陆夫人停止了对云的催残,笑盈盈地望着他。
  “傻蛋,你电脑里存那么多我照片干嘛呀?”
  散人心下一惊,立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小卢,你下次不可能再活着出这个门。
  “那…那你先解释一下你往b站密码里掺我生日的事!”
  夫人拄着腮帮子,相当无辜地眨巴着眼睛,“因为一般人猜不到啊。”
  我竟无言以对。
  关键是,我那怎么解释啊。
  陆夫人翘着二郎腿,抬头望着天,忽然冒出句——
  “发芽的小盆景真可爱。”

-tbc-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