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妒

神出鬼没
透明咸鱼鲤并没有一技之长
如果可以,我希望有人喜欢我发的东西。多久之前的都欢迎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w
微博/b站id 穆喵儿



等我回圈再继续喜欢我未来的文绑吧→@霜鹿

【局路】Wager-5


  *日常ooc
  *前方疯狂撒糖(๑`灬´๑)

  -5-
Crucial Wager [决定性的赌注]
——————————
  一抹彩虹在被雨水冲刷干净的湛蓝天空中若隐若现,阳光拨开了云雾温暖大地。
  痒局长和A路人认识的第三年。此时,路人…哦,酱油瓶子,他已经是又拥有了一批忠实粉丝的鬼畜区知名up了。
  6月14日,一个迷之节日——亲吻情人节。
  痒局长听见微博特别关注提示音,以为是瓶子做了新鬼畜在微博贴链接提醒粉丝去看。于是他顺手便点开了,刚想按退出键,无意间一瞥却看到了久违的名字。
  A路人。
  [表妹新婚快乐-w- @ 只是一碗T酱 ]
  配图是T酱挽着一个颜值蛮高、身高和样貌都和她十分般配的汉子走在红毯上。
  痒局长转发同时评论[TUT失踪人口回归吗?顺便祝福w]
  然而那之后路人又没了动态,连带狮子白鼠局长KB哦漏等人的动态在内的所有转发和评论都没回复。
  T酱居然是路人的表妹,所以他们秀恩爱只是场赌局吗?就像所谓的[局铃]一样?……既然,她嫁出去了,那么…路人你呢?
  过了一会儿,酱油瓶子在b站发布了新视频,而一向在鬼畜区投稿的他这次投了…生活区?而且,简介的末端没有了小尾巴,感觉光秃秃的【什么鬼orz】,让人有些不习惯。
  标题也意外地长——[每个悲伤的故事都该有个完满的结局]……妈妈说标题长才有人看?
  痒局长来看酱油瓶子的更新,先在评论区占了个位置[前200!sb瓶子出品必属精品]。除了一片“大师球”,居然还有扔“路人球”的……因为他忽然在微博出现了?
  局长发现瓶子反常地弄了画风与以往不同的BGM……哎,还蛮温情的纯音乐,好久没听这样的曲调了。
  [当所有人都以为我和表妹要跨越亲族禁忌在一起时,她嫁了出去。很为她开心,耽误了她这么久,真的很抱歉,这样的话我也有些释然。]
  ……表妹?这么巧吗?
  [人与人之间的恩恩怨怨很繁杂,有时候又很简单。就像,即使一个人性格再好,品行再高,技能再全,终究还是会输给“以为”,输给“觉得”,输给错误的猜测。]
  [自以为现在回归的话应该能为这三年的躲藏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因为……我要等的那个人可能并没有离开。只是我们一直在隔着迷雾对望,雾气太过浓重,以至于只能在朦胧中艰难地望着对方的身影,连方向都没有找准。]
  [我要回去了,不管结局如何。借着表妹结婚的大喜日子,我拿出所有的勇气放手一搏,最后赌这么一次。]
  [加油!]
  [为我自己,更为一直支持我的大家,也为一直等着我的朋友。]
  [谢谢你们。]
  BGM声音忽然变小,熟悉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
  [我是A路人,我回来了。对不起大家,我来晚了,让你们等这么久。]
  是路人的声音。
  [……喂,在的吧?sb局长。]
  作为一个有泪不轻弹的汉子,局长没忍住泪目了。
  傍晚16:30。
  痒局长的手机铃声响起,看着来电显示中日思夜念的那人的名字——[路人],局长的手有些颤抖。
  “喂?局长吗?”
  “……嗯,对对对。”声音有些哽咽。
  “下楼吧,你家附近那茶楼,二楼第三个包厢。”
  “好。”
  迅速打理好了自己,来到茶楼门口。踏上台阶,痒局长感觉这段楼梯仿佛瞬间长了几倍。快步走到了约定的包厢门口,却忽然有些踌躇。
  嘛,真是被他和T酱吓怕了。
  听见脚步声,路人放下茶杯起身过去,缓缓打开了木纹推拉门。
  终于见到了熟悉的面庞,局长有些失神地伸出手,颤抖的指尖触上路人的脸。
  A路人拉着局长进了包厢,关了门,强行攻气地把他抵在墙上,略微仰头,勾起嘴角对他笑着。却被他紧紧抱住。
  鼻子有些酸。
  三年了,自己认为再也等不到了的人居然也在等着自己,他就在自己怀中,近在咫尺。
  两个失败的赌徒终于绕回了同一点。
  嘛,这次啊,路人你想赌输都没用了。你的小粉丝呀呀呀痒,你的师父痒局长,不会放你走了。
  这时,痒局长的铃声忽然响起,惊扰了这温情的景象。很早很早以前,路人录粉丝福利起床铃声的时候,刚好局长在旁边,录好之后路人一时兴起唱了两句歌,局长偷偷从自己偷偷录的音里偷偷里截下那两句不说,还摸索着偷偷混缩了伴奏,做了这么多年的铃声。虽然之后路人也有在b站发歌,但局长一直也没有换掉那段音质略迷的铃声。
  局长把音量调大确保还挂在自己身上的路人也能听见。
  “喂?怎么了,铃兰妹子?”
  听筒对面的声音有些嘈杂,似乎是在大街上。
  “诶!局长啊…我在H市和前段时间勾搭上的狮子面基了,印象什么的都挺好的。然后…我们以后还会常联系的你懂哒。大概下周回来,现在我们去逛展子啦!那个伪证我不记得在哪儿了你找到就销毁一下吧,拜……”
  “我现在在外面,嗯…伪证的事记得和你父母解释一下。”痒局长的语气中有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得意。
  风铃草疑问道:“哎?外面?强调这个干嘛?”
  懒懒地趴在局长怀里的路人凑了过去:“铃兰妹子你好啊…”
“诶诶诶!等等!是路人嘛?”
  大概是风铃草的情绪过于激动,听筒里也传出了狮子的“咋了咋了,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路人出现了?”
  路人的语调依旧懒洋洋的,“是我啊…”
  “老大晚好!先挂啦拜拜,你们玩的开心!”
  傍晚,风铃草来到狮子帮忙找的酒店。离他家不远的,毕竟狮子已经说好了未来几天要带她逛遍各种大街小巷风景名胜,好不容易来一趟不能留下遗憾。
  躺在床上,捧着平板百无聊赖地刷新b站首页,发现局长推荐给自己的up酱油瓶子发了新视频还被顶上了首页,风铃草十分好奇地点开。

-TBC-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