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妒

神出鬼没
透明咸鱼鲤并没有一技之长
如果可以,我希望有人喜欢我发的东西。多久之前的都欢迎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w
微博/b站id 穆喵儿



等我回圈再继续喜欢我未来的文绑吧→@霜鹿

【局路】Wager-4(上)


  *日常ooc
  *出现新人物啦,站局瓶嘛?
  *马上就可以撒糖啦٩(*´◒`*)۶开心

  -4·上-
New Heartbeat [新的心动]
——————————
  风雨过后,树林中一片狼藉。可怜几片还没等得金秋到来的绿叶就这样被无情地打落,随风飘飘转转,最终又回到树下,覆着的雨水也只能等阳光晒干。
  大概是一年后吧,局长、风铃草、白鼠、两米,以及KB和哦漏这么多人终于赶到同时有时间,能围坐成一桌吃饭聊天时,KB忽然说到了什么,惹得局长回忆起过去。
  痒局长说,除了觉得有点对不起风铃草之外并没有什么后悔的,共居什么的,怎么说也是耽误到铃兰了。
  这时白鼠和两米才明白了真实情况,对风铃草的支持表示不解。
  风铃草冲满脸疑惑的二人笑了笑,“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而且人生苦短能任性几回?”
  ……
  b站首页上出现了新的黑马,是一位叫【酱油瓶子】的新人。
  局长在首页闲逛时看到有点眼熟的封面样式,却是个陌生的up主,好奇地点开这人的鬼畜视频。
  平平淡淡。或许是素材问题,祈树总觉得这个人的填词技能被压制着得不到释放。
  顺手翻了翻,痒局长发现了一个规律。这个叫【酱油瓶子】的人每次发视频时,简介的结尾总带着条小尾巴——“在等一个再也等不到了的人,于是我选择在他与他的卫星周围做一颗比邻星,看着他与越来越多的人熟识,人气越来越高,与他家随和的妹子幸福快乐。”
  局长在这人的三四个作品中挑了个播放数破万的视频点开,发了条评论:[同up的小尾巴,认识一下嘛?我痒局长。]
  酱油瓶子很快发来回复:[你好,我叫酱油瓶子,酱油/瓶子。]
  痒局长:[瓶子你好]
  评论一片大师球,还有惊叹新人运气太赞的。
  痒局长给酱油瓶子发去私聊[加个Q吗?]
  酱油瓶子:[好,我xxxxxxxxx]
  局长马上开Q搜索,诶?等级和Q龄都好低,估计是为当up主发视频时吸引来的粉丝什么的专门注册的吧。
  等对方验证通过。
  [痒局长]:诶
  [酱油瓶子]:ww
  [痒局长]:话说瓶子你的小尾巴是哪里的找还是自己写的?
  [酱油瓶子]:自己写的。
  [痒局长]:方便讲讲吗?
  [酱油瓶子]:……抱歉,不方便。
  [痒局长]:哦,没关系。其实我觉得你的作品风格有一点像一个人,但仅仅是有点像而已
  [酱油瓶子]:谁啊?
  哟,小新人还挺八卦的呢。
  [痒局长]:你那句话,我感同身受,刚说的那个人就是我永远也等不到了的人
  [酱油瓶子]:是嘛
  结束了会话,局长陷入了沉思……这么快,就找到能取代A路人的人了吗。
  第二次,是酱油瓶子主动开始的对话。
  [酱油瓶子]:痒神,上次你说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啦?
  小新人你是刨根问底拦不住【划掉】栏目组的嘛?痒局长在心里吐槽,不过如果说出来大概是伴着笑的吧。意外的是,自己居然并没有很反感他这种行为啊…
  [痒局长]:他…应该生活得很好。退圈前还在和女票秀恩爱,现在或许孩子都出生了吧。
  [酱油瓶子]:那你呢?
  [痒局长]:什么那我呢?
  [酱油瓶子]:另一半问题。
  [痒局长]:算是娶了个挺不错的妹子,一个公司的,自称是我忠诚粉丝。
  [酱油瓶子]:“算是”?
  [痒局长]:哦,一直共居。毕竟,忘不了他…也不能祸害到人家妹子。
  [酱油瓶子]:嗯…也是
  某天。
  应该是把痒局长的所有作品都看了一遍,酱油瓶子戳了局长小窗。
  [酱油瓶子]:痒神!你那个如何成为一名up主的视频我有一处没看明白(话说痒神不仅横跨好几个区还出视频指导,好棒)
  [酱油瓶子]:局长大大?
  过了一会儿。
  [痒局长]:我在我在,不用那么喊,叫我痒君就行。
  等等,话说一开始啊,路人就是称局长为痒君的,所以…还是不要再有重蹈覆辙的苗头了为好。
  [痒局长]:…算了,你喊我局长就好w
  没去搭话括号里的内容,毕竟…那个视频经他和A路人多次讨论修改细节过才由自己录制发表的。
  [酱油瓶子]:好ww
  [痒局长]:哪里没看明白?
  酱油瓶子截了图过去。其实那个地方只是没有讲出来,混鬼畜区的前辈几乎都知道那个需要注意的地方。
  [痒局长]:哦,那里是这么个意思……
  细致耐心地讲解了一番,其间还对酱油瓶子的质疑做出了回复。痒局长猛然发觉自己好像已经很少这样和别人谈一些东西了,至少…A路人之后就再没遇到 那——么 合得来的人了。
  [酱油瓶子]:谢谢痒神
  [痒局长]:什么鬼
  [酱油瓶子]:呃,局长
  [祈树]:ww
  ……
  有一天,痒局长忽然发神经,给酱油瓶子码了大段的话发过去。
  [痒局长]:我觉得……你有点像刚进b站时的我,不过我是主动去勾搭的鬼畜区大大。后来,算是经了他的扶持,我前期的鬼畜作品他有帮忙宣传,比如在微博推荐自己——一个粉丝数刚刚过百的不为许多人所知的小up。摸爬滚打了这么长时间,也慢慢变成了如今的老一辈,哈哈…怎么说也还算不上大大。由他的小粉丝到无话不说的好基友…嘛,后来他有女票了,我那些见不得光的心思也只能埋藏心底了。
  [痒局长]:他叫A路人,鬼畜区和音乐区知名up。从那天16:30开始到现在,他已经退圈一年零两个月了。
  最终还是告诉他了。明明痒局长已经决定将关于这个名字的回忆封存起来不再追忆往昔的啊…
  [痒局长]:你有喜欢的人吗?
  [痒局长]:算了,替代品什么的,对谁都不好,刚才的话当我没说。
  几个小时后,局长才收到回复。
  [酱油瓶子]:午睡醒了发现痒君主动戳我了,开心
  其实他很想说的是——你问啊!有的呀,当替代品的话虽然蛮可笑的…然而,我并不介意啊。因为,是你啊……
  [痒局长]:什么鬼2333
  [酱油瓶子]:昨天通宵赶完了新作,经典的元首素材搭配最新的“时尚”风bgm,痒君点评一下吧
  [痒局长]:通宵啊,快去补觉!你做的肯定不错w,话说最近进步很大啊,感觉终于放开了展示填词技能点了
  关注点居然不在双更而是通宵吗?或许…只是出于对朋友对徒弟的关心吗?是的吧……难道,我能放下A路人有个新的开始了?痒局长纠结着。
  而酱油瓶子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完了,搞得太顺利,之前跟度娘学的东西全忘了注意。
  酱油瓶子一条[刚补完啊w]发过去,就收到了局长的消息。
[痒局长]:…冒犯添一句,你作品风格越来越向那位退圈的大大靠拢了,有认真研究过他的视频嘛?加油争取超过他吧w
  就这样,痒局长靠着自己的经验和之前路人留给自己的建议,指导着酱油瓶子又过了半年多。
  元旦。
  [酱油瓶子]:痒君新年快乐!是不是第一个祝福?
  [痒局长]:瓶君也同乐w 是第一个哟w
春节。
  [酱油瓶子]:痒君除夕快乐,有没有吃饺子?
  收到消息赶紧放下擀面杖,顺手在毛巾上抹了一下便回复。
  [痒局长]:在包
  附图是刚拍的面前的景象。
  情人节那天。
  [酱油瓶子]:痒君
  [酱油瓶子]:没事了
  [痒局长]:卧槽你说完啊!好烦你这种说话只说一半的人—︿—
  [酱油瓶子]:是情人节专用恶搞啦,零点给别人发能让人一夜无眠233333
  [痒局长]:太坏了
  ……
  [痒局长]:好啦,给你讲个我的故事吧,我讲完就轮到你了哦
  [酱油瓶子]:好w
  鬼使神差般,局长讲了A路人一直以之为笑料那一个故事。
  [酱油瓶子]:哈哈哈哈你个sb!
  [痒局长]:噫,你说谁呢,sb瓶子!
  [酱油瓶子]:sb局长!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