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妒

神出鬼没
透明咸鱼鲤并没有一技之长
如果可以,我希望有人喜欢我发的东西。多久之前的都欢迎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w
微博/b站id 穆喵儿



等我回圈再继续喜欢我未来的文绑吧→@霜鹿

【局路】Wager-3


  *日常ooc
  *下一章就开始闹腾啦啦啦啦(〃ノωノ)
  *小心心贼少,我有点sad

  -3-
Loser [失败者]
——————————
   碧绿的湖面平静如镜,顽皮的孩童向湖中扔着石子打水漂,打破了铜镜,惊起一圈圈涟漪,波澜向四周扩大的同时也渐渐淡去,却久久未息。
   风铃草捧着杯冷饮,等待着约自己过来的那位名义上的男票——痒局长。
  记得他还带自己去见过家长,当时自己紧张得简直没谁了,进屋时被门槛绊到多亏他伸手扶了自己一把,不过好在没给局长父母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痒局长随自己回家时,自己还炫耀般向父母介绍“这是我男神!”他笑盈盈地纠正:“男票。”
  正回忆着,一如既往衣着随意的局长出现在视线里,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姗姗来迟。
  局长的眼神不太对,好像添了些骑虎难下的纠结。
  事到临头,人都约来了,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铃兰妹子。”
  舀了一勺冷饮,风铃草专注于舌尖的凉意带来的满足感,含含糊糊地应答:“嗯?”
  “嫁我吗?”
  ……卧槽槽槽!发生了啥?吓得我冷饮差点掉地上!
  风铃草握着又一勺冷饮的动作停滞在半空。
  刚刚从惊吓中缓和过来, 痒局长便试探着牵住了她的手,“去茶楼吧,我们详细谈谈。”
  什么鬼什么鬼什么鬼ヽ(´・д・`)ノ?!!风铃草表示自己说都不会话了x
  ……其实,牵手什么的,也就足够了啊,毕竟知足常乐嘛2333
  全程大脑一片空白的风铃草跟着痒局长来到茶楼。
  在包厢中相对坐好,局长拿了两只小茶杯,帮对面紧张得将垂在肩上的一缕头发在手指上缠缠绕绕的风铃草也倒好茶水,“回归到刚才那个问题。”
  风铃草一直处于非常懵的状态,“等等,我并没有反应过来……”
  “你猜呢?”
  理了理思绪,风铃草犹犹豫豫地开了口:“……我…其实我猜你是不想去破坏路人的快乐也让他安心,或是为了掰直自己…话说这么说好像有点目不见睫…而且!这些原因只是掩饰你真实想法的表象。嗨呀我怎么越说越激进了……那什么,我是支持你的啊,不过…我能问一下,你和我认识到现在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里,觉得我是个怎样的人?”
  “你啊…人不错呀,长得挺可爱的,技能也不是很少什么都接触过一点。说实话如果你同意确实是委屈你了,况且…你都知道了,那……”
  风铃草的目光中透着坚毅,“如果你决定使用这种方法,我并没有意见,而且你对路人的感情什么的我也依然不会阻拦,话说也没资格阻拦哈……毕竟我站局路啊!”
   之后风铃草就听痒局长讲了那么一段令人叹息的关于那套新公寓的事。
  “房子的钥匙有三把,Y酱那把她已经还给我了,当初想着和Y酱过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好像也不错没想到后来分开了,现在送给你。我这样着实对不起你,就当是一点补偿吧。嗯,还有……这是我这套租的公寓的钥匙,可以的话搬过来住吧?那间客房虽然是给狮子、白鼠准备的但还没人住过,所以,收下吧。”两把钥匙静静地躺在局长的手心。
  风铃草郑重地从痒局长手中接过钥匙:“谢啦,那伪证…去电线杆子上找一家?”
  “这个好说,但是后续的事我是这么计划的,你看怎么样……”局长将茶杯送到嘴边。
  ……
  听完局长的计划,风铃草作了总结:“完美!一言以蔽之就是弄好伪证之后向父母说不办典礼而是以旅行的形式?哎,要是父母那边不同意就说和另外几对一起去?比如鼠米什么的。”
  “嗯,对。话说你要是找到合适的人随时告诉我,反正伪证之类的不具有法律效应什么时候都能烧。”
  风铃草捧着杯子吹了吹,热气氤氲中痒局长的轮廓迷迷糊糊,“诶,你也别只执着于路人,万一遇到投缘的妹子呢……”
  “嗯。”
  为此,二人还鬼鬼祟祟…哦不对!光明正大地去白鼠和两米家里,围观了真·小红本,确保伪证不会被发现破绽。结果还被两米调笑:“反正你们以后也会有的,来看我们的干嘛?趁早领了呗。”
  找了局长的一个初中同学,那同学因开公司以失败告终 于是走上了不归路——办假证。很快,伪证就到手了,风铃草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当天下午,A路人的手机响起特别关注发了原创微博的提示音。
  [和@ 风铃草 领证w,@ -A路人 @ 只是一碗T酱 你们也尽快啊。]
  配图是痒局长和风铃草在S市民政局门口用小红本挡脸只露出眼睛都自拍。
  哦。
  发了条评论[祝福w],淹没在同样主题和发大段感叹的评论中之后又被赞上热评。
  此后,路人两天没有发布任何新内容,包括微博,也包括b站视频。
  第三天。
  [在二次元躲了太久,该回现实了,退圈。]
  没去管评论里清一色的挽留,A路人退出了账号。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