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妒

神出鬼没
透明咸鱼鲤并没有一技之长
如果可以,我希望有人喜欢我发的东西。多久之前的都欢迎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w
微博/b站id 穆喵儿



等我回圈再继续喜欢我未来的文绑吧→@霜鹿

走马

拖了好久,从播出十一月(?)的“史上最大月亮”新闻那天开始拖到第二年x

人物:暮溪,风铃草(铃兰),温凉 ‖ cp向:天若铃溪

我知道这篇段子让我写得特别啰嗦,但是我真的想写而且把每个细节都设定好...话说为什么我要在段子里强行加一段服饰描写,尴尬。最后的对话迷之用梗,想想都迫不得已用上这句了,我是有多缺梗x

取这个标题的原因写在最后。

倒数第四段那环境描写 协力by我双生

希望有人喜欢w

——————————

    漆黑的夜幕朦朦胧胧,点缀着星星点点的微弱光芒,所谓的史上最大月亮已挂在空中,躲了半边身子在缥缈的云雾中。空旷的天台北西东三面围了半人高的白钢栏杆,一角的盆栽因少人打理,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花盆上的图案倒是蛮新,作者是上一届艺术节美术组的亚军。
    感觉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啊,根本没有比以往更亮更大,果然这种新闻是每年一次的嘛。风铃草趴在栏杆上,百无聊赖地掏出手机,解锁,锁屏,放回。
    “晚好。”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近在咫尺。
    平日乖乖梳成马尾的桃粉色中长发只随意的将头顶部分用淡紫发带松松垮垮的束在脑后,长度到可以梳起来的刘海被放下来,似有自觉般形成中分。以往玩闹时滑稽得要命的双眼皮贴此时毫不突兀,浅淡的粉紫眼影晕染得简直完美,其间几个小小的亮片似眸中星辰溢在眼角。海蓝抹胸高腰纱裙及膝,至裙摆渐变为淡蓝,因特殊的剪裁而参差不齐,层次感十足。外罩接近白色的浅蓝半透明薄纱外搭,长及小腿中部。绑带式的凉鞋画龙点睛,有森系的清新,也有精灵风的活泼。服饰中散布的小水钻折射着月光,显得整个人仙气十足。微风吹拂,飘带、桃发、蓝裙一同随风摆动,衣上的亮光不断变化位置,真如星星一般,与夜空交相辉映,再加上如揉碎了一把小星星在其中的眸子,更是让人看得呆了。
    暮溪双臂微抬,歪头对着铃兰微笑着。风铃草因刚才长时间的注视而自觉失礼,低下头,倒似乎一副娇羞的样子。
    翻了个白眼,暮溪只好继续保持着这个姿势,走向铃兰所靠的栏杆。还未等暮溪有任何动作,风铃草伸开手向前一扑,搂住暮溪。
    “久等。”暮溪附在铃兰耳边。
    风铃草似乎忽然想起什么,将脸埋进桃粉长发,声音闷闷的,“那个...温凉呢?”
    “管她呢。”
    “诶?”风铃草惊讶地抬起头。
    暮溪使坏般将铃兰的头又按到自己头发中,“她帮我化完妆就走啦…”风铃草象征性地扭了扭头,不像是想挣脱,倒如满足的幼猫讨好般的轻蹭。
    二人并排坐在靠栅栏的木椅上,初秋夜晚的一阵凉风吹来,暮溪不禁打了个寒颤。铃兰见状,伸手从置于地上的背包中拎出件连帽衫,“蠢死了,穿这么少…”
    “你不也……诶你什么时候穿的外套?”
    “所以说你简直蠢死了。”见暮溪似乎只顾惊讶,铃兰环过她帮着披了帽衫。刚想扶正身子却被顺势搂住,本能地挣扎了几下便也任了。
    暮溪抬手拂去风铃草脸上纠缠的粉发,嘴角不自觉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对于轻柔的动作,睁了眼的铃兰表示十分受用,目光从斜视转为仰望。然而不知更美的是星空,还是身边人的脸上洋溢着的难掩的笑意。
    云雾不知何时消散了它的烟波,夜空清澈深邃。圆月高挂,似乎真如新闻所言的比以往大上一圈,光芒不失所望又不乏柔和,繁星璀璨,不均匀的铺满了天空。
   “暮溪。”
   “嗯?”
   “天晴了。”
-End-

  走马,是陈粒的一首歌的名字,标题取意自歌词“过了很久终于我愿抬头看,你就在对岸走的好慢,任由我独自在假寐与现实之间两难。过了很久终于我愿抬头看,你就在对岸等我勇敢,你还是我的 我的 我的,你看。”
  当时听到这句歌词,脑子里就浮现了一幅画面——暮溪穿着广袖汉服扭头看着对岸的风铃草,“诶?不过来吗?”,然后甩袖转身面向铃兰的方向坐在芦苇中,“放心,我不走,我等你过来呀。”
  所以说,暮溪和温凉再怎么好都无所谓,只要她的心之所向是你就好。
  上面那句话说给风铃草,也说给看到这里的你们(?)
  希望有人喜欢这篇前言正文后记都啰哩巴嗦的段子x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