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妒

神出鬼没
透明咸鱼鲤并没有一技之长
如果可以,我希望有人喜欢我发的东西。多久之前的都欢迎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w
微博/b站id 穆喵儿



等我回圈再继续喜欢我未来的文绑吧→@霜鹿

【局路】经过

  *日常ooc
  *没试过剑走偏锋,这次冒个险。希望不要有人朝我扔菜刀柄x
  *@甘蔗汁加糖° 希望你开心点(´⌣`ʃƪ)
——————————

0.
  一滴墨落入一杯清澈透明的水中,散开成花。一滴清水再紧跟着进入其中,也只能更显出它的浑浊。

1.
  A路人给痒局长分享了一首歌——《经过》,陈楚生和何洁的。
  别无他言。
  上次聊天是很久之前了。
  那边沉默半天,发来句[最近很少听这种有年代感的歌…]
  ……故作轻松。

2.
  窗户大开着,掺着杂质的空气在太阳照进来的光束中跳跃翻腾。
  A路人闭眼把自己重重摔进被子里,然后被扬起的灰尘呛得侧躺着咳弯了腰。
  [小岛。]
  他摸到丢在一旁的手机,从日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讨论组里找到那个黑红渐变发色的PIPI美头像。
  [啊?]
  [你说我是不是……越走越远了?]
  [……]

3.
  “一开始,一开始是只有我一个人,”A路人端起茶壶,翻过两个小白瓷杯,“那时候认识的人少,事也没有现在多。”
  黄绿清汤注入茶杯,过半则止。路人将其中一杯往桌子那边推推,“然后遇到了当时追着我跑的粉毛。”
  说到这儿,他忽然笑了,低头抿一口茶水,而后望向窗外的目光有些空洞。
  他在做视频方面进步很快,很快,很快就强大起来了。发了新作也不久就会位居榜首,人声后期也不只有我能做得来了。
  我大概就是那个时候栽的,但是他没有。当时有朋友因此私下里跟我忿忿不平,我记得我总会报以一个不明不白的笑,我说,“那不是更好吗,不用面对那么些额外的东西。”
  也想过,如果他懂了,认可了,回复了……会不会有公开的那天,之后还会发生什么。想到这时我总会笑着摇摇头,挥散这些不切合实际的想法。还是不出现这种情况比较好,对谁都好。
  后来啊,他也很少唱歌了,也真是能独当一面了。
  再后来……他就走了,从直播打游戏,到真正混进了游戏区。
  又好像是我先走的,连续几次发翻唱作品时,都看到他还在鬼畜区投稿。
  “我想说的不是这些,”路人放下捧着的茶杯,转头直视对面的人,“他看到了,我知道他看到了。”
  ……
  是前几天有人在空间里发的,对A路人的“爆料”。
  说他的随和亲切是表象,说他讲话不负责任,说他甩锅。
  但又没法评判,毕竟言辞确实出于自己,聊天记录也是真的……删视频也确有其事。
  解释半句都是狡辩,况且的确错在我。
  是我考虑不周全,是我说话不过大脑,是我为了维持人设采取对他人有些不利的措施。
  是我失了本心。

  小岛也将视线从窗外电线杆上的麻雀身上收回,“那删视频呢?”
  “不想互怼了,闹腾不动了。谁也不会想用这种方式维持一段关系,我知道的,都累了。”
 
  他日,局长也曾身陷泥潭。
  有人说他渣男,有人说爆他旧料,有人离他而去。
  我记得沸沸扬扬闹到我这里的时候,我说,“你讲,我只信你说的。”
  这么长时间了,现在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了吧,活着总是要向前走的。还是有老粉坚守,还是有新粉加入。
  谁都会犯错,逃避也许是第一反应,但谁都清楚那会错上加错。
  过去的事就是历史,历史这个词本身,就被赋予了年代感。
  ……
  “那就回去。”
  A路人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越走越远了,那就回去。”小岛没看他,拿起茶壶在两个底部残留了些茶屑的白瓷杯中添好茶水。

4.
  开了直播间,A路人打开UTAU,调入许久未动的音源。
  观众不多,也不少。
  今天的他话不多,也不少。
  七个小时后,他关了电脑,连接手机继续“跳一跳”。
  ……
  A路人投稿了,音乐区,V家翻调曲。
  虽然不是鬼畜区,但和洛天依合唱的是葛平。而不是在科技区教英语,不是在生活区发日常,也不是在翻唱区发歌。
  UTAU,第一次接触是因为热情,这次回来,是因为你。
  ……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我可以等在这路口,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我记得当初你追着我跑,之后与我并驾齐驱。
  那就换我来追着你跑吧,希望能和你并肩作战。

5.
  痒局长循着微博的特关,去b站听了葛平和洛天依的《追光者》,习惯性顺手投了两个硬币。
  却是在评论区翻找半天,确定没人提及前几天的事以后,才深深地叹了口气。
  犹豫半晌,他还是点开了那个翘着呆毛的橙色头像。
  [终究还是都在一杯浑水中。既然你没走,那就......]
  [互相污染吧...]

6.

  「若我爱你的方式,已不同开始,就让我们变换下位置,看一看原来它的样子。」

                                               ——《经过》

-end-

*本来想写刀,没控制住想把它圆回来的手x
*我流瞎几把分析,前言不搭后语,人称视角贼tm乱。我都想发小号来着了
*这都是我戴着cp脑瞎说的,跟正主和现实都无关(°ー°〃)有可能文里老大承认的那些事之中有不是真的的也说不准啊
*可能还有想写进去的回忆,但是我这个假脑记忆力真的是差的一批。经常是……这会儿想起来了,下一秒就忘了,这样子
*想试试山间的那种文风,然后试坏了哈哈哈哈(???)因为我这个假脑根本记不清山间桑平时是咋个写法了,老了老了。没有颜面艾特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有一些小心心评论和小蓝手……算了我还是别想那些不存在的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

评论(1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