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妒

神出鬼没
透明咸鱼鲤并没有一技之长
如果可以,我希望有人喜欢我发的东西。多久之前的都欢迎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w
微博/b站id 穆喵儿



等我回圈再继续喜欢我未来的文绑吧→@霜鹿

【陆散】提拉米苏


  *日常ooc
  *我不管我就要戴着cp脑看散散的日常小视频写小衍生
  *就…看个乐儿,看着玩儿吧
——————————
  什么最值得作为生日愿望?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成群结队礼貌懂事的粉丝,诚心实意讲义气的兄弟,遗憾错过又有幸重逢的美景,用不完的时间亦或是数不尽的金钱?
  都不是。

  “hello大家好我是散人,啊…我们给陆夫人过生日,这是冰激凌蛋糕。”
  夫人小心翼翼地把蛋糕从盒子里拽出来,又拿过旁边的刀叉和盘子,还不忘抬头看看镜头。
  巧克力酱均匀的从侧面那层白色条纹薄奶油上流下,轨迹整齐,适量的咖啡色巧克力木屑堆在七块奥利奥和像白团子似的奶油中间,外围是一圈浅褐色奶油,一副蓬松香甜的样子。
  “陆夫人三十岁生日快乐,耶。陆夫人非常开心哈哈哈,开心吗开心吗?”散人举着手机把视角上移。
  抑制不住笑容的夫人当然实话实说啦,“超开心。”
  散人又把摄像头重新对着蛋糕,“是吧,我和老e策划的。哎老e费心啊,看,你看老e还给准备了小蛋糕,”显然它的出现不在剧本范围内,于是散人疑惑地转向老e“为什么还有个小的?”
  “送的。”来自老·冷漠.jpg·e。
  我们鹅表示不是很理解人家过生日你为什么这么激动诶。
  对于散人的顺嘴胡诌被打脸,夫人也忍俊不禁,“送的,哈哈哈哈哈,什么费心,就送的。”
  “这个预示着陆夫人马上就能找到对象。”全场最尬的散老师指着小蛋糕换了个话题,边说边把它光明正大地往自己这边扒拉,正当理由就是要放到画面中间。
  理直气壮,理直气壮。
  “对不对,你看有大的有小的,大的代表你,小的代表……你未来的对象,嗯……真棒。”
  在大庭广众之下尬夸自己既不能讲太明显又要表现得像在夸别人一样,好难噢x。
  “其实你说吧…应该小的是我,大的是我…我对象。”陆夫人拿着切蛋糕的塑料刀,讲话有点吞吞吐吐。
  谁知道你要提这个话题啊?!谁知道你要提醒大家暗示大家这个事啊?!谁知道你怎么就开始尬夸自己了?!
  散人的语气中透着刚刚好的惊讶,“大的是对象?哇,陆夫人……这个,你看,非常尊重女性,所以当夫人的对象肯定非常开心……好,陆夫人来许个愿吧!”
  我确实是非常开心,但是我要赶紧再换个话题掩饰我的语无伦次(*/ω\*)
  这时老e非常懂地把承载了“对象”这一美好祝愿的小蛋糕推了过来,给散人吓一跳。
  “啊?我吃小的干啥?”
  老e心说你一直盯着这个不就是想吃吗,再说了你都赋予它这个寓意了其他人谁还合适吃啊,但毕竟心理活动不会被录下来,所以我们会装傻的鹅说:“那,那这个谁吃啊?”
  “你吃,你吃吧。”散人象征性地把小蛋糕推给老e。
  被夫人死亡凝视的老e委屈极了,“我好饿——”
  陆夫人:嗤之以鼻孔x。
  “好,许愿!”夫人没有理会委屈鹅,闭眼双手合十。
  散人把手机换了只手拿着,“来,许愿。”
  “emmm......好,许愿完毕!不能说啊”言毕假装看镜头实则瞥了眼散人,“哇这个,果然是冰激凌蛋糕,不好切。”
  “好!祝夫人生日快乐,耶……”
  停止录制。
  陆夫人小心地切好一块冰淇淋蛋糕放在纸盘里递给老e,“第一块给你,鹅子。”
  老e懒得吐槽这个奇怪的称呼,接过盘子后顺手把小蛋糕拿到正在分着的大蛋糕旁边。
  “毛豆,龙宝宝,你俩帮忙分一下蛋糕!”夫人呼唤了两个离桌子最近的女儿并把塑料刀递给毛豆,然后用小刀叉切下一块小蛋糕,送到散人嘴边。
  这是在外边!要不要这么猖狂!
  在场的单身狗表示:还吃什么蛋糕,汪汪汪汪汪汪嗝。
  既有奶酪的甜软又不失鲜奶油的稠香,还略带一点咖啡的苦,甜到极致却又不会很腻。
  提拉米苏,像极了我们。
  吵过闹过都是往事,亲过抱过只是开始。我还是我,你也是你,磕磕绊绊相互扶持走了这么远,酸甜苦辣什么没一起面对过?

  多幸运你还在。
  多幸运你一直在。

  这一路走来,弄丢了很多人也熟识了许多人,非要说的话陪我最久的才是最最重要的——
 
  那就是你啦♡

-end-

  *瞎写瞎写,说好了不写完不睡觉。已经不知道自己写的是啥了,我不管了我现在可以去睡了
  *等一波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没有,滚x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