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妒

神出鬼没
透明咸鱼鲤并没有一技之长
如果可以,我希望有人喜欢我发的东西。多久之前的都欢迎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w
微博/b站id 穆喵儿



等我回圈再继续喜欢我未来的文绑吧→@霜鹿

【陆散】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呀


  *日常ooc
  *瞎写的,大概是童话画风的一个东西。其实我就是想用一下这个梗…
——————————
1.
  高悬的弯月光芒暗淡,微弱的光影倒映在尚未蒸发殆尽的水洼中。
  乌鸦又捡受伤的动物回森林了。
  陆夫人刚被带回来时就是一团沾满灰土看不出形状的东西,经了乌鸦指挥喜鹊释放了点小技能把那“东西”洗干净才能辨认出这是头鹿,还挺好看x。
  秉承着好奇心害得死喜鹊害不死兔子的散人蹦蹦哒哒就过来看了,还机智地带了 麻烦自己窝隔壁的长颈鹿帮忙摘的 高处树叶。
  一来二去俩小动物就聊上了,第二天早上乌鸦弄了药材赶回来发现这俩已经互相抱着睡得正香。
  大概是怕夫人一个人……呃,一头鹿呆在这儿会有什么突发状况?散兔子这是小看了喜鹊的修为吗。
  ……
  经过乌鸦的治疗,散人的照顾,陆夫人很快就痊愈了。
  道了谢并承诺有事没事一定常来,夫人屈膝让乌鸦顺利把散兔子放到自己背上。
  “哎夫人,咱去哪儿?”散兔子用前爪抱住鹿夫人的脖子。
  “随便溜达溜达咯,我自打进了森林还没出过乌鸦的屋子呢,如果迷路还要麻烦你了。”
  陆夫人带着散人一路狂奔,让散人想起自己还没发现自己兔妖身份时坐着店长的摩托车在大马路上飞驰的感觉。
  路过棵松树,陆夫人突然听到有人(?)再在喊自己的名字,一抬头发现是只松鼠,正朝自己奋力挥舞着小短手。
  陆夫人心想自己这是头一次来不可能有啥认识的人啊,这时那松鼠化了人形跳下树枝。
  “诶?毛豆!”夫人认出了在人类世界认识的朋友,“散人,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捡来女儿,毛豆。”
  毛豆闻言变回松鼠,“卧槽,陆麻麻你这么讲别吓到人家……”说着一跃而起,也趴到夫人背上。
  夫人踉跄了一下,“毛豆你下去。”
  一脸不服气的毛豆指着散人,“啊?为啥啊?那…那他咋能趴呢?!”
  “你沉,”夫人边说边屈后腿使背部形成斜坡好让毛豆顺势滑下去,“下来下来下来。”
  毛豆翻了个白眼,挥挥手转身回树枝上了。
  绕来绕去又到了乌鸦那儿,散兔子跳下来去找喜鹊问好,被乌鸦摸摸头之后回到夫人身边。

2.
  罕见的森林大火。
  火是从离夫人趴在底下睡觉的那棵树不远的一棵树顶烧起来的,首当其冲的夫人在睡梦中闻到烧焦的味道赶紧睁开眼……woc我的尾巴!
  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了,陆夫人在地上滚了两圈,灰头土脸地撒腿就跑,边跑边大声喊叫,试图尽可能多地叫醒沿途的动物。
  经过兔子窝时一把捞起睡在最外面的散人,往自己背上一丢,继续自己的征途(?)。
  散兔子听见了喊声但还没完全醒,迷迷糊糊抱紧夫人的脖子又睡了过去。
  你说一路颠簸如何能睡着?——不如问问神奇的鹿夫人?
  你说为什么散人的兔子窝不在最近路径上而陆夫人还救到了它?——夫人虽然绕了个远但是它跑得快啊,不耽误事的。
  什么?你问的是它为什么去救散人?——救个人(?)还需要动机吗?就,跨物种的好兄弟。
  maya这理由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
  终于跑到乌鸦所在的木屋,夫人停住脚步,疯狂敲门,散人也三步并作两步跑去和一大波跟过来的小松鼠一起敲警钟。乌鸦开门被面前一身土的鹿吓了一跳,犹犹豫豫地开口,“陆夫人?”
  “对对对,哎呀别拿这种眼神瞅我了,着火了着火了快带喜鹊救……”
  夫人的话还没说完,乌鸦已经开始念诀施法了。喜鹊属水系,灭火自然不在话下,纵是这已烧过半个森林的大火也只是多费些时间罢了。
  说起来喜鹊的人形可以说是非常好看了,银白混着浅棕的长发,清澈又深邃的蓝眸。
  夫人对此表示不服并化了人形给散人看。紫发绿瞳,五官精致,唇角微微上翘像猫儿一样,脸有些圆却是平添了几分萌感。
  不能被划到“好看”的范畴,要讲“可爱”了。
  “诶?夫人你手腕上的旗是干嘛的?”散人好奇地摸了摸那个像纹身一样的东西。
  陆夫人按住“纹身”给散人演示用法,随口说了句,“毛豆一会儿不会来请我们吃饭。”
  话音未落,小松鼠就从路尽头蹦哒过来了,甩了甩头上的灰尘,“晚上来我家吃饭吧,我和我女票下厨。不知道为啥,就突然想请你们吃饭。”
  目瞪口呆。
  仿佛是觉得刚刚的事 约好 的可能性太大了,夫人又说,“一会儿不会下雨。”
  只见原本晴朗湛蓝万里无云的天空顷刻乌云密布,瞬间大雨倾盆。
  …哇。

3.
  陆夫人去偷了乌鸦一片挡雨用的芭蕉叶放在散兔子头顶。不过是亲女儿小绝听见猫叫猜到发生了什么于是叼了条鱼过来,喜鹊才从夫人肩上下去。
  偷个东西半条命都没了,乌鸦一天天到底喂它吃了些什么啊,喜鹊为什么这么沉!……喜球!
  似是思考了片刻,夫人没有变回原型而是保持人形状态,把芭蕉叶给散人放好,抱着兔子一路小跑到毛豆家。
  落汤鹿抹了把脸上放雨水,感叹了句“自作孽不可活”,敲了敲门。
  “陆麻麻?快进来快进来!哎这雨真是,太突然了,给!毛巾。”
  陆夫人接了毛巾心虚地尬笑两声,道了谢,确认了散兔子一点也没被淋到,才放心地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
  “食物马上就好,散小绝也一会儿就到。”毛豆切着树叶的动作十分娴熟,果然脱团了就是不一样?
  夫人一脸懵逼甚至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等等,毛豆你喊小绝什么?”
  “散小绝啊,我叫散毛豆不好听就跟你姓,然后他就跟散老师姓了。”
  ???
  “散粑粑?”毛豆还不嫌事大的喊了一句。
  我不是,我没有.jpg。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某天,散人在森林外的人类朋友店长来找他玩儿。保证了“不为外人道”,散人就带店长进了森林。
  刚走过没两棵树,他们就遇到了毛豆和小绝,小绝嘴里嚼着东西,讲着只有闻香识和毛豆才能听得懂的话,当时他们突然就聊到了什么……该给自己以及陆麻麻其他的女儿们(?)找个爸爸了。店长对“爸爸”这俩字不知道为啥迷之敏感,听得极其清楚,大概是散人没进森林时他总企图威逼利诱散人这么叫自己吧(?)。不过看俩小动物眼神一个劲往散人那儿瞄,店长心下了然,“散人,答应一声。”
  散人根本没听清小绝的建议(?),一时也反应不过来店长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一脸茫然地“哎”了一声。
  “陆毛豆!”柴犬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吐字清晰。
  “散小绝!”
  俩小动物相视一笑,特意化为人形对店长比了个大拇指才跑开。
  这操作,神了啊x
  ……
  见陆夫人和散人之间的气氛有些诡异,毛豆除了给女票夹菜就是讲各种冷的热的笑话。但全程只有笑点低的小绝附和着“哈哈哈哈”。
  这边讲笑话正讲得欢,冷漠陆突然说:“毛豆,你牙上有菜叶。”
  散人本来也面无表情,听了夫人这句话,突然“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不知道是怎么就戳着笑点了。
  可以,这很陆散。

4.
  经过一段时间 亲女儿和捡来的女儿 的捣乱,夫人也认识到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于是,就在这天,陆夫人穿上 神助攻——店长的朋友小卢 送的衣服,找不到他们极力推荐的玫瑰便偷摘了乌鸦家门前的芍药花代替。
  散人大早上被毛豆和小绝连拖带拽赶到一片草地上也是ilemengbi,直到手中被塞了好几个大芍药花。
  陆夫人送了花之后并没有撒手,就保持着这个蛮近的距离,挠了挠头,脸都憋红了才吐出一句……
  “散人,你知道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吗?”

-end-
  没了,真没了。【真诚的双眼】
  好吧我再补一段……

(伪)5.
  “散人,你知道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吗?”
  “啊,因为……”
  乌鸦?乌鸦怎么了,他怎么就突然像写字台了?跟乌鸦有啥关系?
  诶,难道他用的是……那个梗?
  散人自然是知道那个梗的,耳尖悄悄泛红,“……因为我喜……我靠!喜鹊那干什么毛笔玩意儿?!”
  喜鹊扒着散人的胳膊,超凶.jpg,似乎在说“这是乌鸦的花,你给我放下!”但又不屑于跟他们讲话。
  散人把花给了喜鹊才哄走了它。
  “啊…不是因为喜鹊干了点毛笔玩意 乌鸦才像写字台的,我也知道此乌鸦非彼乌鸦然后…咳,是因为……”
  “我喜欢你。”
  陆夫人握住散人的手,与他同时说出这句原因。
  多好,俩人眼中倒映着彼此,只倒映着彼此。

-End-
  *这两天上午在图书馆学xie习wen,下午把电脑啥的拎过去在图书馆画画_(:з」∠)_然而没有电脑没有wifi的上午如何度过呢,总是学了小一会儿习就觉得……我还是瞎写点儿啥吧2333
  *真的,我写东西,写着写着就觉得——我可能是个画画的。
  *其实我想象中挺好的,写出来就是这个奶奶样,瘫。
  *等几个小心心和评论(没有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