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妒

神出鬼没
透明咸鱼鲤并没有一技之长
如果可以,我希望有人喜欢我发的东西。多久之前的都欢迎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w
微博/b站id 穆喵儿



等我回圈再继续喜欢我未来的文绑吧→@霜鹿

【陆散】从心


  *日常ooc
  *大后天期末考,搞点儿小肉沫缓解一下紧张x
————————
  算了吧。
  要不还是算了吧。
  散人趴在床边,用另一只手按回了 伸过去想摸熟睡的陆夫人凌乱头发的 颤抖的手。
  ……
  这天傍晚,刚压制好新视频的散人被普通一个电话叫了出去,说是店长要请几个哥们儿吃饭。
  约定的地点离公寓不远,散人摸了摸裤兜,确保手机和钥匙都带好了便出了门。
  穆氏餐厅。
  普通和店长已经到了,正在前台和服务员交涉着什么。
  散人走过去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还没开口打招呼,普通就回身把门牌号往他手中一塞,“你们先上楼吧,包间定好了,小卢他们一会儿就到,菜也你们先张罗,我回来再补,我先去趟厕所。”
  点菜点得差不多了,正想吩咐服务员先做着,普通和小卢就同时推门进来。于是仔细看了菜单的普通和熟练得不需要菜单的小卢又加了几样餐点,服务员核对了一遍才离开。
  “还有谁啊?”散人问道。
  普通喝了口茶水,“还有…牧笛、Pi什么的。”
  前脚 冒着热气的番茄牛腩端上来,后脚 Pi就带了个身形与他相似的人进了包间。
  他怎么来了,他……唉。
  散人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夺门而出。
  可是自己点的菜刚上来,还一口没吃呢,QAQ。
  不听不看,念经下蛋,安静吃饭!
  “散老师!!!你想啥呢?!!”小卢用手作喇叭状趴到他耳边喊。
  散人抬头一脸茫然,“咋了?”
  “喝喝喝!别光顾着吃!”店长给散人斟了满满一杯酒。
  妈的,斜对面若无其事与Pi勾肩搭背的那紫头发的,看着真来气。
  “喝!”散人高举酒杯大喊一声然后一饮而尽。
  普通拉了拉小卢,“这不是散人一贯作风啊,他咋突然这么狂放?”
  小卢小压低声音跟普通解释,“跟夫人闹别扭了呗,其实你说能有多大事?不过是积少成多,质变了罢了。”
  跟散人特别熟所以知道些内情(虽然和这事没关系)的 普通表面上会意地点点头,却心生一计。
  “来来来,夫人,满上满上!”
  “一会儿还去什么电玩城,喝尽兴了再说,来,夫人!”
  “你们听说鬼畜区的柠檬没?为我们的友谊干杯,就这个姿势…哈哈哈咱们也干杯!”
  “夫人别玩手机,一起喝一起喝!”
  陆夫人一句“我和你们喝得一样多”还没出口,一杯酒就被怼到嘴边。
  后来就变成了互相敬酒,其实说白了在普通的带领下最后都在敬夫人,而散人一开始就机智地躲到一边玩手机。
  再后来没有借口可扯了,就变成不需要理由地给陆夫人灌酒,夫人醉得也care不了那么多,有杯子塞过来就往嘴边送。
  散人刷了刷微博,放下手机发现局势十分混乱,一屋子人基本上都东倒西歪的。
  普通还在给醉得最厉害的夫人倒酒。
  “哎哎哎,停吧停吧!干嘛呢这是?!”散人说着夺过夫人手中已经进肚一半液体的杯子,迟疑了一下,找了个“不能浪费”的借口把剩下的 自己喝了。
  唯一没喝酒的小卢联系前台把牧笛、店长他们分两批塞进客房,将陆夫人往散人旁边一推,拽着普通摇摇晃晃往外跑。
  散人感受到右侧胳膊上突然增加的重量,刚想说什么,抬头却只看到了小卢离开的背影。
  好嘛,说是请吃饭,于是散人就没带钱,于是就没法再要一间客房安置他。得了,带回去吧。
  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么一幕。
  天知道散人是怎么带着几乎完全把重量压在他身上的夫人回到自己处在三楼的公寓的。
  也多亏只是三楼。
  ……
  算了吧?……不行!
  经过一番斗争,散人还是放开抑制自己动作的手,抚摸着陆夫人的头发,眼中满是愿望再得以实现的喜悦,掺着几丝对自己怂的无奈。
  见夫人没什么反应,散人便凑近了一点,手指从他的眼睛,游走到嘴唇,再到脸颊,仿佛在细致地描摹着他的模样。
  散人深吸一口气,大着胆子趴到夫人身上抱着他,闭眼贪婪地呼吸着酒气难以掩盖的 久违的 令散人沉溺的 夫人独有的气味。
  说起来刚意识到无法补救的时候,散人觉得还是要找到源头救救自己的,但是他买了很多种洗衣液都没有找到夫人用的这一种。
  “……夫人?”散人试探着唤了句。
  陆夫人一点反应也没有,看来是真的睡得很熟。
  散人低头勾了勾嘴角,透着些自嘲的意味。他捧着夫人脸的手有些颤抖,最终叹了口气鼓起勇气凑了上去。
  只敢在这种时候造次啊。乘人之危有多无耻,但又能怎么样。
  没有你的生活只能称之为生存,没有你的时光只能称之为度日。
  散人小心地衔住夫人的下唇细细研磨、品尝着,撬开牙关也只敢小幅度搅动。夫人也不回应,或许是真的没醒。
  好像有转醒的趋势!情急之下,怕他醒又不想就这么算了 的散人捂住了夫人的眼睛。
  然而夫人却伸了舌头与散人的纠缠,并很快占了上风。散人不甘示弱般吮吸、搅动,俩人接个吻跟打架似的,也是服气。
  期间散人一直死死捂住夫人的眼睛,好在他并没有睁开眼睛,似乎“回应”一事只是本能反应而已。
  也就是说不管谁这样他都会这么回应咯?
  想到这儿,散人本来因“偷腥成功”产生的好心情又突然乌云密布。
  散人看着分开时二人嘴角牵出的银丝,又望了半晌安详睡着的陆夫人,只是又叹了口气,在他身旁躺下。
  ……
  第二天一早,被闹钟吵醒的散人迷迷糊糊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看到身边躺着的陆夫人,瞬间就清醒了。
  哦,昨天一起喝酒,他喝多了,我也喝了不少,然后……散人回忆起昨晚自己胆战心惊偷鸡摸狗的行为。
  ……丢人。
  啊啊啊啊啊,本来就想抱一会儿的,谁知道就那么睡着了。
  多亏夫人还没醒。
  散人蹑手蹑脚地爬下床,手刚碰到白钢门把手,就听到个熟悉无比的声音。
  “散人。”
  “散老师。”像是因为没得到回应而以为是称呼问题,他又喊了一遍这个。
  “……嗯,嗯嗯嗯嗯嗯?”散人相当僵硬地回头,却发现夫人还是一副沉睡的样子。
  我靠,吓得我都幻听了。
  刚跨出房门一步。
  “逍遥散人。”
  回头看见夫人伸了个懒腰,慵懒又无辜地看着自己,窗外的阳光给他的轮廓渡了金边,发尾仿佛也变成金色,呈现出紫到透明再到金的渐变效果。
  ……

-end-

*啊就这么结束了呀……好吧好吧那我再补一段(-ω-;)

  “逍遥散人。”
  “……嗯?”
  “你咋这么怂呢?”
  “啊…?”
  “过来。”
  “哦…啊?”
  “带你继续,你没做完的事。”

-End-

*真没了
*已经不会写东西了,就当是练练手吧qwq
*想要小心心和评论【不要脸.jpg】
*桌宠啊,会更的,总会有那么一天的【被打死
*和谐了再说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