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妒

神出鬼没
透明咸鱼鲤并没有一技之长
如果可以,我希望有人喜欢我发的东西。多久之前的都欢迎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w
微博/b站id 穆喵儿



等我回圈再继续喜欢我未来的文绑吧→@霜鹿

【陆散】我真的有个假桌宠-6

  *日常ooc
  *完了要被打了,搞了篇比较虐的之后还没想好下一更咋写_(:з」∠)_
  *你是谁,是我八百年前看的半篇文的作者吗x
————————
20.
  这两天脑子有点乱,没敢碰处于睡眠状态的电脑,耳边一直萦绕着夫人低声柔语读的诗。
  所以散人决定跟父母去别的城市旅游,玩个两三天,同时思考一下“同意”的可行度。
  嗨呀,你这么说不就是偏向于同意嘛,直接答应就好啦,还权衡考虑什么啊(;'A`)。
  ……
  几天后,散人一到家就冲进卧室,要不是乐乐身手敏捷(?)就要被踩到尾巴啦。
  然而他发现电脑屏幕是黑的,晃了晃鼠标也没有使其从睡眠状态中恢复过来。
  突然方。
  ……这是,关机了?
  立刻乱了阵脚的散人检查了一圈,电源插座好好的亮着……
  问题出在——充电线被拔了下来。
  这些天以来怕关机会让夫人一个人面对黑暗或出什么事,散人一直没敢关机并让它保持电量充裕的状态。不用电脑的时候也只是开了对机器消耗最小的“休眠”模式。
  ……
  不祥的预感。
  接好充电线,散人心情忐忑地按下[开机]键。
  互相遮挡缠绕联结的树枝上空空如也,依旧看上去非常软的云朵上没有,常藏的云朵皮肤输入法后面没有,他带来的文件夹中也没有。
  忽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散人登陆微博打开[特别关注]分组……夫人上一次更新微博还是推送自己代打的以撒视频。
  最后的希望破灭了。
  夫人!……夫人?
  散人一下就懵了,直愣愣地坐在电脑前。
  据他自己所说,陆夫人是被“神秘力量”带到电脑里的,那么如果桌宠陆消失了,而且又没有回来的话,现实中也不会有他了。
  双眸空洞无神,一只手还放在鼠标上,另一只手从键盘滑落到椅子把手上,自动弹出的QQ登录窗口不被理会。
  现在他这个状态,简直就跟丢了魂儿似的。
  闭眼。
  他想起迪士尼,咬了一口才想起拍照的“天价”冰糕,过山车上足够自己开心半天的牵手,导致 忙着说话没顾脚下的夫人 险些摔倒 的台阶。
  他想起上海欢乐谷,坐旋转茶杯时自己一如既往地碎碎念,却私心一个劲喊着“你的眼中只有我”。
  他想起青岛【???】,夫人照顾发烧的自己时有多么细致入微,尽管一直念叨着真会给他添麻烦,但语气却温柔宠溺得让人“汪汪汪”的。而且自己全程嘟囔着夫人的名字,离开半步都不行,其他人倒是该刷微博的刷微博、该打游戏的打游戏,偶尔帮忙接盆水过来就行。当然这些都是后来店长告诉散人的,听完以后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想起住宾馆分房间时他们总被分到一起,同床共枕的时候悄咪咪抱住夫人的胳膊,醒来却发现整个人都在他怀里。自己还戳戳夫人的肚皮“质问”他。当时夫人还没睡醒呢,揉揉眼睛含含糊糊地开口,张嘴就给散人找台阶下,“可能我抱东西睡习惯le…”那个“了”字的音即将出口,他才突然反应过来,“不对,我记得明明是你先抱的我!”
  睁眼。
  望着一片树木却总觉得少了些生机的桌面壁纸,散人又回忆起神奇陆桌宠陪自己度过的这四个月。
  桌宠陆经常抱着云型输入法皮肤睡觉,睡颜有那——么乖,那——么萌……想戳。
  桌宠陆曾经站在这根树枝上说书,听说当时自家录制组还跟夫人工作室那边一起发愁,商量着由谁来发,最后决定分[上]、[下],一边发一半。听录播的时候脑子里就浮现出这么一个词,吸粉利器。
  桌宠陆总是在自己直播时乖乖躲在右下角,偶尔举举牌、指指路、提提梗讲讲段子。记得有一次,超坏的小卢和普通趁自己上厕所,偷偷加了个小窗口放直播间,画面正好截的就是桌宠陆所在地。好在观众们已经习惯了,除了感叹真可爱真智能的,就是给新来的科普的。
  ……
  散母进来叫散人去吃饭,打断了他的回忆。
  “妈,你动我电脑了吗?”散人回头盯得自家母上心慌慌的。
  “噢,走之前我看你充电线还插着就帮你拔了。”
  毕竟不是故意的,也是出于好心,而且自家母上在电脑方面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桌宠陆的事情,于情于理都不该怪罪。
  纵有万般佳肴也味同嚼蜡,散人草草划拉了几口饭就回了卧室,没有开直播,早早就躺到了床上。
  ……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散人胡乱抓了抓头发,望望透了些光进来的窗帘,没看到钟表指针刚刚指到“4”。
  “什么什么?你说你妈把充电线拔了然后你电脑关机,现在再打开桌宠就没了?”信号有点不好,普通重复了一遍听到的话。
  “嗯。”
  “这样,你那个,你试试……”普通那边的声音忽然变小,而后是抖动纸张的声音,“啊!你这么弄,点那儿,再这么输入……看看行不行。夫人在小卢这儿呢,你出门第二天就来了,你放心,没丢。”
  普通本来想死马当活马医地讲一下正常桌宠初次使用的步骤——重下JAVA什么的,这时小卢忽然递来一张写了详细方法的纸,最重要的是,旁边还标注了[夫人说的]。
  “好我试试,拜……等等!你说夫人在小卢那儿呢?”散人get了关键词,陡然提高了音调。
  普通瞄了眼修仙卢还开着的电脑,“嗯对啊。”
  “ok我马上去试!拜。”散人匆匆讲了句话就要按[挂断]。
“拜拜……诶!散人你声音怎么这么虚啊?”听上去是店长接过了手机。
  小卢搬了新家,店长和普通作为好兄弟又都有时间,自然是要去帮忙的,所以也就凑合着一起住几天。
  散人揉了揉乱蓬蓬的头发,“没事,头有点沉,可能感冒了,发个小烧,过两天就好了。”
  “那你按时吃药,好好休息,拜拜。”
  “嗯,拜拜。”
  ……
  按普通说的挨步完成,颤抖着手指双击[打开]。
  [是否强制打开?]
  弹出个超现代画风的对话框。
  散人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Yes],毕竟…没有任何括号等提示后果的文字。
  ……
  “哎呦,那个…散人呐……你别害…诶你怎么哭了?别,别哭啊,我也很无奈的,刚想关直播去睡觉就被带到个鬼地方,我电脑没电了我还以为会死,结果能到你这借住,想想还是挺幸运的。不是,你别哭啊,我带来那文件夹里有我Steam账号密码你登上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有的话直接用我号给你买一份就好,别的游戏平台密码跟这一样,随便看看…哎我说,你别哭了……”
  其实也没有哭得很厉害啦,不过毕竟是夫人嘛,可以说非常看不了散人掉眼泪了(?)。
  “……夫人。”
  “哎哎,我在呢。”

-tbc-

  *就,突然更新,码完就发了没咋改。因为最近心情贼差,难得今天遇到个开心的事(-ω-;)

评论(2)

热度(19)